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深度 | 我国生物质发电产业仍需中央财政支持,不宜下放地方

深度 | 我国生物质发电产业仍需中央财政支持,不宜下放地方

庄会永
阅读量:57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生物质发电“新增生物发电项目不再列入中央财政补贴范围”、“新增生物发电项目电价补贴下放省里”等意见引起大家热烈讨论和强烈反响。对此,我们与企业界、学术界多方交流,大家主流意见认为生物质发电产业需要中央财政继续支持,不宜下放地方。


1576131773250115.jpg


一、通过中央财政电价支持生物质发电很有必要


自我国“十一五”初始,在中央财政大力支持下,我国生物质发电在科技进步、示范与推广等多方面从无到有取得了很大进步,无论是关键装备引进吸收消化再创新,还是上下游产业链完善,以及产业支持政策等都取得了相当的成绩,成效显著。生物质发电已经成为生物能源产业中极具亮点的规模化发展方向之一,这个是一个来之不易的成绩。


目前在行业发展刚有点起色之际,“停止国补、下放省里”将使辛苦培育起来的产业发展陷入停顿。我国在过去三个“五年规划”中从国外引进、消化、掌握、升级的生物质发电技术及装备制造能力将失去大部分国内市场;相关的装备、投资、建设和技术服务优秀企业将失去进一步做大做强,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贡献中国自己的农林生物质发电技术和装备,弘扬中国建设与绿色发展理念,成为在这个领域中世界级的企业的机会。


适合发展农林生物质发电的优选区域,一般是秸秆丰富、经济收入相对较差的省份和贫困县区。生物质发电项目基本都是建在比较落后的农业村镇,主要为就近解决和处理农村农林废弃物。与城市已经有了成熟的供热管网、供气管网、燃油管网等比较,生物质发电只能借用中国完善的、广覆盖的“村村通”的电网支持渠道。通过上网电价支持生物发电是目前唯一稳定、可靠、可计量、易评估、可预期、公正合理、安全直接等诸多优点的支持手段。通过电价支持生物质发电来实现绿电生产、固废处置、支农富农等是一个优选途径。


二、世界各国都在大力支持生物质发电,我国已经起步


生物质能是重要的可再生能源,生物发电是重要的、稳定、可调节的可再生电力来源。生物质发电是全球目前及未来大规模减少化石能源消耗、减少CO2排放的重要手段。


生物质发电是全世界各国生物质能利用的重要方向之一,同时各国都对生物质发电给予优惠电价补贴、碳税减免等政策支持。


生物发电可以提供灵活性的、优质的可再生电和热,在同等装机容量下单位千瓦时发电量最高,同时也具有农村及城市固废环保处理、减排增收等多重生态和经济社会效益。同时还能利用余热供热、富农支农、减少废弃物污染,是目前生物能源中比较成熟的发展方向,可以大规模推广。在化石能源带来环境污染并日益枯竭的今天,人类可以从农村农林生物质剩余物及城市的固废剩余物中,获取我们未来所必需的电、热、交通运输燃料,以及可再生的材料。


美国、英国、德国、瑞典、丹麦等欧洲其他发达国家以及在亚洲的日本、韩国等国,都把生物发电作为应对气候变化和减少煤炭消费的主要手段;巴西、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农业国家也把生物发电作为减排二氧化碳的重要抓手。


世界生物质能发电以农林废弃物为主,约占生物质能装机容量的82.7%;其次为沼气发电和垃圾发电。与此相比,中国农林废弃物发电仅占生物质能总装机40%多,与世界平均水平相比较,我们中国的产业发展空间还很大。


2018年年底,欧盟生物质能发电装机容量达到3802万千瓦,占世界生物质能发电装机总量的33%。而中国经过十五年的发展,农林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只有800多万千瓦,仅占全球装机总量不到7%。不仅与欧盟相比还有很大距离,即使与资源及国土面积都不占优势的日本生物质发电装机500万千瓦相比,我们也没有明显优势。这与我国作为一个农业大国的生物质能发展巨大潜力非常不匹配,与风电光伏可再生能源发展比较生物发电远远滞后,与我们行业关键装备取得的进步和上下游全产业链技术逐渐完善的现状极不相称。


三、我国农林生物质发电远远落后于应有目标,应该加大对生物质发电产业支持力度才对


我国绿色电力占比相对很小(建议认为“我国不缺电”者,对于我们国家绿色和低碳发展政策和方向需要认真补补课、扫扫盲了),我国削减煤炭、二氧化碳减排以及大气污染治理任务很重。我国203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目标的实现,更是不可能缺席生物质发电。


生物发电就地取材处理农林业剩余物,变废为宝、治理污染同时满足农区分布式清洁电热需求。生物发电发出的优质绿色电力稳定、不需要调峰,可以实现秸秆原料生产分布与农区清洁热电需求消纳完美匹配,有力支撑我国城镇化建设、助力现代农业发展。


农林生物质发电,一举多得、百利而无一害。我国实践已经证明,生物质发电是“新农村建设、精准扶贫的直接手段,是农村能源革命必然选择,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有效抓手”,在调整农村及城乡能源结构、环保、减排、增收、扶贫等多方面都具有重大意义。


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已投产运营300多家农林生物质直燃发电厂的装机容量达到800万千瓦;每年消费约6000多万吨农林业废弃物,约替代0.4亿吨标准煤.在减少季节性秸秆焚烧造成环境污染的同时,带动超过数百万的农村劳动力就业。每年支付给农民的燃料收购款约200亿元,帮助约20万户农民家庭脱贫致富。不计算这些综合产出,仅仅支付农民的秸秆燃料收集费用就数倍于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支持,国家基金支持成效显著,事半功倍、四两拨千斤。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我国农林生物质发电厂的装机容量与2007年10月国家发改委颁布的《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所设定的目标相比,差距很大。按照该发展规划,到2020年底,农林生物质发电总装机容量应达到2400万千瓦(时至今天,我们发现这个中长期规划目标是相对较为科学的,这一目标在十二五、十三五期间被多次修改调整,通过修改调低规划而达到快速完成的目的,其科学性、合理性值得商榷),我们只完成了33%。并且有一部分并没有正常投入运行。


由此可见,不管是与国外农林业固废环保应用和生物质发电发展较好的国家相比,还是与我国中长期规划相比,我们在政策支持和发展规模目标等方面存在很大差距。我国没有理由改变现有政策,相反,我国需要继续保持稳定的全额电价支持政策。


四、生物质发电的电价支持不宜下放省里


我国农业大省,基本上也是生物质资源大省,同时一般也是治理秸秆剩余和污染任务比较重的省份。适合发展生物质发电的优选区域,基本都是这些秸秆丰富、经济收入相对较差的省份,如果把生物发电事权下放省里,可再生能源基金却不同等下放。这种“扣下钱、让人自谋生路”的电价下放省里的决策值得商榷。


大部分农业大省的地方政府本身就是急需扶贫的财政困难户,在没有国家专项资金的支持下,如果把生物发电项目下放省里自谋出路,不可能得到比中央财政更有力度的支持,地方政府则失去了治理秸秆焚烧难题的一个有力手段,对这个本应该可以做大做强并很好发展的产业来说则是重大打击。


从我国生物发电产业整体发展状况分析,目前仍处于政策引导扶持期。与风光等可再生能源产业相比,生物质能产业技术进步、产业发展目前正处于起步阶段并初步成熟阶段,还需继续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五、仅仅5%左右的基金支持,生物发电投入产出比高


生物发电是目前我国生物能源中可以较大规模推广发展的方向之一。在同等装机容量下,生物质发电发电量是光伏的8到10倍,同时还能利用余热供热,减少煤炭使用。


截止2018年,我国可再生能源基金只有12%支持生物质发电产业(这其中包含垃圾焚烧发电、沼气发电,农林生物质发电仅仅获基金5%左右支持),这个支持力度在全球都是相对非常微小的支持。而在实践中,即使这个较小的国家基金支持投入,也取得了“四两拨千斤”的效果,获得了较大的投入产出比。以中国较早投产的一个生物质发电项目为例:自2007年至2018年,累计处理秸秆等农林生物质近400万吨,企业收购秸秆支付农民的费用就达12亿元人民币,而拿到的国家支持资金也就是8亿元左右。这就是说,在没有国家资金支持平价上网的情况下,企业以自有资金投入了约4亿元用于处理秸秆等农林生物质,极大助力解决当地秸秆焚烧治理难题。


对于中央财政基金而言,农林生物质发电产业5%左右比例也许微不足道,但是对于生物质发电产业而言,这是一个事关行业存亡的主要支撑。立足农区的生物发电在支援农业农村固废处理的同时,分布式生产的绿色热电,一举多得,利国利民。因此,我们不但不应该取消对生物发电的国家电价支持,相反应该加大支持总量、扩大支持比例更为合理。


六、现阶段取消对生物质发电电价国补时机很不成熟


可再生能源最大的优势不是廉价,


可再生能源最大的特点不是便宜,


可再生能源最大的亮点不是平价,


要考虑合理成本的基础上谈价格。


风光资源不利用也不会造化额外的环境污染,且风电光伏可以单纯通过技术进步、固定资产投入产出比增加实现综合成本降低,最终可以实现平价上网;生物质应用产业不仅需额外支付农民秸秆收集处理的固有成本,而且还需要支付建设和完善秸秆收集全产业链,承担并不成熟的产业链维护运行成本及其风险。


生物质发电是目前可以大规模处置多种秸秆等农林剩余物的工业化项目;可再生能源电价是目前支持生物质发电、供热及秸秆固废处置的最佳渠道,目前尚不具备减少或取消电价补贴条件。


随着技术进步、产业实践和市场化运作逐渐成熟,未来生物发电将可以获得多方面的收入支持,届时可以逐渐减少中央财政的电价补贴。


七、鼓励热电联产,但是不应该“一刀切”


生物质发电项目最适合建设在农业村镇,就近解决和处理农村农林废弃物,发电上网,同时电厂余热支援农村城镇化发展。如果必须是热电联产,项目投资又不得不从农村转到城市,把项目建设在城市工业园区内,与天然气和电供热去抢项目。农村的秸秆还需要增加距离运输到城市或者城郊,反而增加了秸秆储运污染和排放。这就完全背离了就近便捷专业处理秸秆剩余物的初衷。


我们需要根据农业和农区发展特点去发展生物发电,不能用城市化的集中供热发展的模式和观点来衡量农业农区的项目。农村农区一般先有工业化的热源,随后才有热用户。每一个纯发电并预留供热的项目,都是对落后农业农区现代化发展的“发动机”,它的扶贫、支农、工业反哺农业的意义更大。建议不要以热电联产为由“一刀切”。


八、规模化生物质供热替代不了生物质发电


单纯的小型生物质供热立足农村分布式应用,值得推广和发展,但是,纯生物质供热项目否定不了生物质发电和生物质热电项目。


到了几十万、几百万平米以上的规模化生物质供热项目,或者规模化工业用热项目,生物质发电同时余热供热是最佳选择。通过生物质热电联产,在实现资源高效利用的同时,能够使得非供暖季情况下稳定企业运营系统;使得不同季节情况下都能维护完善的原料收储运队伍和企业项目运营队伍。这在农区规模化生物质能源应用项目中至关重要。


要把规模化、多品种、不同品质的大批量所有农林剩余物(包括秸秆、杂草等)全部利用,生物发电是重要手段。


九、把生物质发电“转型”生物燃气的提法不可理喻


农林生物质直燃发电,或通过厌氧发酵后产生沼气发电/提纯生物天然气+有机肥都是处理农业农村废弃物的方式。这两种技术路线所用的大部分生物质原料根本不是一个品种,应用范围也不尽相同,这不但不冲突反而应该是一个互补关系。在产业政策中,我们建议不要非此即彼。


生物质能发电行业目前技术较为成熟,主要的商业模式已经打通。其项目开发、建设和运维人才已经大批成长,相关上下游产业也开始具备一定的集中度,我们为什么要改变一个已经开始证明成功的产业政策呢?为什么一定要灭掉一个已经逐渐在健康发展的产业呢?杀鸡取暖、削足适履式的拼凑政绩不可持续。


至于国家能源局拟大力推动的生物天然气产业,它本质上也是环保产业,它的第一属性也是农林废弃物的处理,我们应该研究的是怎样做才能完善这个产业的上下游全产业链,以促进这个产业以较快的速度健康发展,把生物质能源这个产业做大做强,而不是把国家原来用于支付生物质发电的预算(补贴)拿来用在生物天然气产业上。这种扒下张三棉袄套在李四身上的政策纯粹是狗熊掰棒子“掰一个瞎一个”,这对我国绿色能源产业发展、加快解决农村农业废弃物问题真是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蠢办法。


十、牺牲行业发展的前途去“保存量”不合理


生物能源是个百年产业,即使全球及中国未来进入生物质“生化革命时代”,生物质热电厂也可以成为先进生物能源化工项目的自备热电厂。届时生物质热电完全可以并入生化项目,完全市场化不需要任何补贴。


生物发电在中国原料适应性强(可以消化杂料,电力上网方便公正,清洁供热与农村分布式应用完美契合,是国家和行业急需),这一定是生物能源重要发展方向之一。个别“短视”者希望国家政策中断或者取消,使得政策只支持既得利益的“存量”,使得自己的存量项目因此资产增值,获得好的投资或买家青睐,这是一个“自己上了公交车,赶快关门走人”的狭隘心态,不值得鼓励,不应该纵容。


当前,我们如果为了狭隘的“保存量”,为了省下小钱的“芝麻”,而失去了行业发展大方向、大回报的“西瓜”,这是在国家和行业层面上因小失大,得不偿失。


十一、认真总结、科学规划,合理扶持、健康成长


生物能源技术路线繁多,转化方式多样,原料品种各异,产品和贡献不同,上下游产业链很长且不成熟,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专业的领域。为行业科学和健康发展,对专业存有适当的敬畏和虚心是很有有必要的。


我国生物质发电产业发展缓慢不是因为“原料问题”、“技术问题”,更不是因为这个行业本身缺陷而无法做大做强。其最大障碍和突破之关键,是需要有合理的发展目标空间和产业政策支持。


当前,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退坡倒逼产业技术进步和成本优化是一个正确的路子。但是,不同可再生能源存在自然禀赋不同,技术和产业发育发展程度等多方面不同之处。与光伏和风电等已经过了大规模产业发展和成熟阶段不同,中国生物质发电产业刚刚完成起步,刚刚开始进入成长和发展阶段。我们行业历经优胜劣汰、大浪淘沙,在已经逐步完成了技术引进、创新发展、产业示范的基础上,产业初步具备了快速发展的条件。


建议我国“十四五”期间继续保留中央财政对生物质发电产业支持,通过保持并稳定的国家可再生能源基金电价支持政策,增加支持份额、拓宽扶持内容,推动这个利国利民的产业健康、快速成长,为我国绿色电力、低碳减排、农业环保和扶贫事业做出应有的、更大的贡献。






关注中生燃料,随时获取海量商机及最新资讯!

258x258.jpg                                            中生燃料二维码 258x258.jpg

    供求商机发布小程序                                                                  “中生燃料”微信公众号

1536568979266255.jpg

客服微信号二维码,扫一扫咨询


免责声明:

1、凡本网原创文章,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中生燃料 http://www.zsranliao.com/”。

2、本网标明来源网络的文章,版权均属于原作者,中生燃料仅作整理发布;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请与本网联系,我们会在核验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侵权内容。

3、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行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读者仅作参考;相关财经及商业方面的信息,投资者使用前请予以核实,对于直接或间接采用、转载本文提供的信息而造成的损失,风险自负。

燃料求购推荐

更多>>

燃料供应推荐

更多>>

设备求购推荐

更多>>

设备供应推荐

更多>>

商城直购推荐

更多>>

设备直购推荐

更多>>

相关资讯

更多>>